刑法論文欄目提供最新刑法論文格式、刑法碩士論文范文。詳情咨詢QQ:869156324(發表);357500023(論文輔導)

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刑法適用研究

日期:2020年03月15日 編輯:ad201107111759308692 作者:無憂論文網 點擊次數:808
論文價格:150元 論文編號:lw202003122104212283 論文字數:18955 所屬欄目:刑法論文
論文地區:中國 論文語種:中文 論文用途:碩士畢業論文 Master Thesis

本文是一篇研究刑法的論文,筆者認為法定犯中客觀要素的內涵應當與前置行政法律法規保持一致,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可以得出超標電動車屬于機動車的結論,在刑法中也可以得出相同的結論。為維護公共安全、避免行政監管不力的弊端、公平適用法律,有必要將超標電動車認定為機動車。將“超標電動車”解釋為“機動車”并不屬于類推解釋,仍在“機動車”一詞的語義射程之內,并不違反罪刑法定原則。機動車國家標準規定了各種類型機動車的定義,且已經具備進行鑒定或檢驗的條件,司法實踐中對超標電動車屬性進行認定具有可操作性。危險駕駛罪是故意犯罪,行為人對“機動車”等規范性構成要件要素應當具有完全意義的認識,如對所駕駛車輛的“機動車”屬性認識錯誤,則阻卻犯罪故意。行為人并不需要了解“機動車”的準確定義,只要了解其價值特征就可以肯定故意。宜從車輛外觀、主管部門的管理、外界宣傳和評價等方面進行“外行人平行評價”,結合行為人的特殊認知能力考察行為人對車輛的“機動車”屬性是否具有認識。案例一中林某難以認識到所駕駛的是機動車,對“機動車”屬性認識錯誤,阻卻危險駕駛犯罪故意。案例二中薛某所駕駛超標電動三輪車,公安機關已開展專項整治,薛某應當知道超標電動車屬于“機動車”,具有危險駕駛罪的故意,以危險駕駛罪和妨害公務罪并罰較為合適。


一、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的界定和同案異判現象


(一)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的界定和行為類型

1.對“超標電動車”的界定

關于“超標電動車”的概念,既沒有明確的法律條文依據,也沒有官方定義,有必要進行界定?!半妱榆嚒辈⒎欠诸悩藴室饬x上的車輛類型,而是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名詞。從字面意思來看,是指以電力驅動的車輛,一般包含電動自行車、電動三輪車、電動四輪車等?!俺瑯恕笔侵赋^非機動車國家標準,目前僅有機動輪椅車和電動自行車有相應的國家標準①,這兩類車輛屬于非機動車范疇,但超標現象非常嚴重。當前,生活中常見的電動三輪車、電動四輪車等沒有相應的國家標準,有的原本是場內用車,設計用途并非上道路行駛,既未被確定為機動車,也未被確定為非機動車。這些車型在設計時速、整車質量、車身尺寸等方面趕超機動車國家標準時,必然會超過將來可能會制定的相應非機動車國家標準。而且,通常討論超標電動車時也一并加以討論,本文稱之為“超標電動車”并無歧義。另外,由電力驅動的新能源汽車無可爭議的屬于機動車,一般也不會被稱為“電動車”,因此本文所討論的“電動車”不包括新能源汽車。

2.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的典型類型

我國刑法分則第二章所規定的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故意或者過失地實施危害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財產安全的行為②,本罪所保護的法益是公共安全。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根據侵害結果的類型可以分為三類③:第一類是抽象危險犯,不要求造成公共安全的實害結果,也不要求造成具體的現實危險,這類犯罪行為本身包含了不被容許的抽象的危險性,典型的如危險駕駛罪;第二類是具體危險犯,行為對公共安全具有現實危險性,如放火罪,即使尚未造成嚴重后果也成立犯罪;第三類是實害犯,要求造成公共利益侵害結果,如交通肇事罪等過失犯罪。抽象危險犯和具體危險犯是對公共安全的提前保護,但抽象危險演化為實害結果時,成立相應的實害犯。駕駛超標電動車行為可能對公共安全造成抽象危險性,也可能造成實害結果,典型的行為類型是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和駕駛超標電動車肇事兩種。

.........................


(二)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案件同案異判現象

在司法實踐中,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可能涉嫌危險駕駛罪、交通肇事罪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中,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行為可能涉嫌危險駕駛罪,駕駛超標電動車肇事致人傷亡的行為可能涉嫌交通肇事罪,駕駛超標電動車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行為可能涉嫌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上述案件中,經常出現法律適用的爭議,從而導致同案異判。最為明顯的是,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行為,有的判決構成危險駕駛罪,有的判決不構成危險駕駛罪;有的免于處罰,有的從輕處罰,有的不予從輕處罰;駕駛超標電動車肇事致人重傷的行為,有的判決構成交通肇事罪,有的判決構成過失致人重傷罪,有的判決宣告無罪。

1.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案件同案異判現象

筆者通過裁判文書網檢索了近來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涉嫌危險駕駛案 160 件,一審均以危險駕駛罪定罪判刑,其中 1 件二審認為被告人不構成危險駕駛罪,改判妨害公務罪。雖然此類案件基本做出了構成危險駕駛罪的判決,但質疑從未停止。

(1)構成危險駕駛罪

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案件,法院基本判決被告人構成危險駕駛罪。

案例一:2012 年 10 月 3 日 19 時許,被告人林某醉酒駕駛一輛超標電動自行車,行至某路口時被交警當場查獲。經鑒定,林某血液酒精含量為 179.04mg/100ml。另查明,林某醉酒后駕駛的電動自行車已達到輕便摩托車的技術標準。①法院認為,被告人林某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第 133 條之一第一款,應當以危險駕駛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判決林某犯危險駕駛罪,處拘役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 2000元,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但是,《刑事審判參考》評析該案例的作者認為,類似該案情形,作無罪處理更為妥當。然而,從公開的裁判文書來看,基本沒有參照該案例。

..........................


二、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法律適用爭議


(一)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案件法律適用爭議焦點

危險駕駛罪是指在道路上以危險方法駕駛機動車的行為,包含四種罪狀,最典型的行為方式是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①,占危險駕駛案件的 99%。危險駕駛罪限定行為場所是在道路上,行為方式是醉酒駕駛機動車等對公共安全具有危險性的方式,駕駛的車輛類型是機動車??梢?,車輛是否屬于機動車直接影響到行為人是否需要追究刑事責任。醉酒駕駛超標電動車案件之所以出現罪與非罪的爭議,主要是由于對超標電動車是否屬于“機動車”的爭議。同時,本罪系故意犯罪,行為人應當對構成要件事實有認識,如果認識有偏差或沒有認識,則不成立故意?;诔瑯穗妱榆嚨奶匦?,行為人能否認識到其“機動車”屬性也成為爭議焦點。

1.對超標電動車是否屬于“機動車”的爭議

危險駕駛罪限定行為人駕駛的車輛是機動車,醉酒駕駛非機動車不構成本罪。符合國家標準的電動自行車是非機動車,在道路上醉酒駕駛電動自行車顯然不構成危險駕駛罪。雖然超標電動車在設計時速、整車質量、車身尺寸等方面超過了非機動車標準,符合《機動車運行安全技術條件》(GB7258-2012,以下簡稱《機動車國標》)關于機動車的定義,但是否屬于刑法上的機動車一直存在爭議??隙ㄕf認為超標電動車屬于刑法中的機動車,否定說認為超標電動車不屬于刑法中的機動車。

肯定說的主要理由是,超標電動車符合《機動車國標》對機動車的定義。案例一中林某駕駛的電動自行車已達到輕便摩托車的技術標準,案例二中薛某駕駛的電動三輪車已達到了正三輪輕便摩托車的技術標準。被告人林某和薛某均實施了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行為,均構成危險駕駛罪,兩起案件的一審判決均持肯定說觀點。

否定說的主要理由是,現行行政法規或者部門規章并未明確規定該類超標電動車屬于機動車。公安交通管理部門從未對該類電動車按照機動車進行管理,也未按照機動車進行登記、上牌發證,表明官方并未將超標電動車作為機動車對待。有觀點認為,只有行政法規或者部門規章明確規定超標電動自行車屬于機動車之后,法院才能據此認定超標電動自行車屬于法律意義上的機動車①。持否定說的觀點認為案例一中的林某和案例二中的薛某均不構成危險駕駛罪,《刑事審判參考》第 894 號指導案例及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徐刑終字第 00028 號《刑事判決書》均持否定說的觀點。

..........................


(二)駕駛超標電動車肇事致人重傷案件法律適用爭議焦點

法定犯又稱行政犯,是指行為人的行為觸犯了行政法律法規,情節或者危害結果超出行政處罰范圍,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行為。張明楷教授認為,行政刑法規范都是空白刑法規范①,對應的罪狀結構為空白罪狀。法定犯法條只規定法定刑,或者只規定部分構成要件及法定刑,其全部或部分構成要件授權適用行政法律法規的規定。依據刑法第133 條,交通肇事罪的行為方式是“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律法規”,可見本罪是法定犯,采用空白罪狀結構。交通肇事罪構成要件中,除結果要素由刑法規定,其他要素均適用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

1.對是否具有交通肇事罪入罪情節的的爭議

交通肇事罪以道路交通事故責任大小作為認定行為人罪過的依據。依照《交通肇事罪解釋》,以侵害結果結合事故責任確定是否以交通肇事罪定罪處罰,造成侵害結果越嚴重,對事故責任的要求越低。相反造成侵害結果越輕,對事故責任要求越高②。其中,致一人以上重傷,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的,應具有六種嚴重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情形之一才構成本罪。六種違法情形中,前四種都是機動車管理規范。駕駛超標電動車肇事致人重傷的案件中,行為人往往沒有相關機動車駕駛資格,由于對行為人是否具有“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輛”等情節存在爭議,導致類似案件出現了交通肇事罪、過失致人重傷罪和無罪三種不同的判決。

一種觀點認為超標電動車符合機動車國家標準,應當參照機動車管理規定,無相關機動車駕駛證的屬于“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輛”。案例三中,法院認為被告人所駕駛電動車均符合機動車國家標準,且被告人無相應機動車駕駛資格,被告人違反交通運輸管理法規,因而發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一人重傷,且具有“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輛”情節,依照《交通肇事罪解釋》第 2 條第 2 款第(二)項,構成交通肇事罪。

.........................


三、駕駛超標電動車犯罪法律適用爭議的解決 ........

該論文為收費論文,請掃描二維碼添加客服人員購買全文。
毛茸茸BBW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