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學論文欄目提供最新金融學論文格式、金融學碩士論文范文。詳情咨詢QQ:357500023

杠桿率行業結構對我國商業銀行信貸風險影響研究

日期:2021年01月11日 編輯:ad201107111759308692 作者:無憂論文網 點擊次數:36
論文價格:150元 論文編號:lw202101071249063758 論文字數:29566 所屬欄目:金融學論文
論文地區:中國 論文語種:中文 論文用途:碩士畢業論文 Master Thesis

本文是一篇金融學論文研究,本文以我國 1686 家上市非金融企業和 15 家上市商業銀行為研究對象,首先對 2008 年至 2019 年我國 10 個非金融行業的杠桿率進行了測度,隨后基于線性模型和門檻面板模型分行業對行業杠桿率與商業銀行信貸風險的相關關系進行了實證檢驗。


第 1 章 緒論


1.1 選題背景及意義

1.1.1 選題背景

隨著去杠桿政策的穩步推進,政策層、學術界和業界均認識到,企業杠桿率問題不僅包括總量層面,還包括結構層面,其核心應當是杠桿率的結構性問題,杠桿率行業結構便是結構性問題的重要方面。我國不同行業的杠桿率存在顯著差異,并表現出明顯的分化趨勢。其中,房地產、建筑等與經濟周期波動關系密切的行業杠桿率較高,信息技術業、傳播與文化產業等行業杠桿率則相對較低。因此,實施一刀切式的、全面的去杠桿政策不僅會將一些優質企業從信貸市場擠出,加劇其“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而且與穩增長的目標相矛盾。為了嘗試解決杠桿率的結構性問題,2018 年中央財經委員會正式提出結構性去杠桿的思路,標志著我國去杠桿進入結構性改革階段,也就意味著,我國的去杠桿工作由過去單一地降低企業部門整體杠桿率調整為優化行業信貸結構。而商業銀行作為我國金融體系的核心,應當充分發揮其在優化行業信貸資源配置中的作用,降低自身信貸風險,積極配合結構性去杠桿政策的推進。
毫無疑問,杠桿率行業結構性問題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我國商業銀行信貸風險。首先,在當前,受經濟增速放緩、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和新冠肺炎疫情爆發的影響,相關行業及其上下游行業的經營狀況必將受到沖擊,導致這些行業的貸款隱藏著很大風險。根據國際銀行業應對危機的經驗,銀行業只有保持 3%以下的不良貸款率,才能夠基本保障其發揮正常的信用中介功能,在經濟下行時期更是如此。從銀監會公布的《商業銀行主要監管指標情況表(季度)》最新數據來看,我國銀行業不良貸款規模在 2019 年年末已達 2.41 萬億元,關注類貸款余額為 3.77萬億元,規模是不良貸款的 1.56倍。如果其中有 50%的部分轉化為不良貸款,那么我國商業銀行潛在的不良貸款率為 3.32%,已經超過了 3%的警戒水平,觸碰了商業銀行穩健經營的底線,將給銀行業的資產質量帶來較大壓力。

.....................


1.2 文獻綜述

1.2.1 關于杠桿率行業結構問題研究

從行業視角來看,我國非金融企業杠桿率存在明顯的尾部特征,行業分化明顯,從而導致杠桿率的行業結構問題,即大量負債集中在少數行業。從 1996年開始,國家大力推動工業和基礎設施建設,加上我國銀行在做信貸決策時,很看重信貸客戶抵押品的數量,重工業企業由于抵押品較為充足,使大量信貸資金注入到重工業企業中,從而拉大了重工業企業和輕工業企業杠桿率水平的差距。Maliszewski(2016)指出,從平均水平來看,我國上市企業杠桿率不算高,但杠桿率行業結構問題嚴重,高杠桿企業主要集中在一些周期性較強的行業,如房地產企業和建筑業[1]。鐘寧樺,劉志闊等(2016)研究發現,1998-2013 年間,企業部門整體呈現去杠桿趨勢,然而很多國有上市企業在顯著地加杠桿,由此可見我國企業杠桿率分化嚴重[2]。無獨有偶,紀敏(2017)的研究也支持我國企業杠桿率明顯分化的研究結論。在此基礎上,張文魁(2017)研究發現,我國國有企業杠桿率在 2008 年金融危機前已經步入下降通道,但在危機后又開始大幅度上升。并且,整個工業部門的償債能力比國有企業更強。譚小芬,尹碧嬌等(2018)以 2002-2015 年我國 A 股上市公司為研究樣本,經過測算得出,我國非金融企業中,房地產和建筑等兩個行業的企業杠桿率水平普遍較高,交通運輸、批發零售業的行業杠桿率水平相對穩定,制造業杠桿率整體水平在樣本期間逐漸下降[3]??梢?,我國杠桿率行業結構性問題歷來已久,且較為嚴重。

那么,是什么原因導致了杠桿率的這種行業結構性差異呢?通過梳理眾多學者的觀點可以總結出,這種結構性差異的形成主要與以下兩方面特征有關:

第一,行業周期性。一些學者認為,行業周期性是影響杠桿率行業結構的重要因素。Harris&Raviv(1991)根據來自美國非金融企業的經驗證據,研究得到如下結論:樣本期間,美國杠桿率較低的行業是醫藥、儀表儀器、電子和食品等與人民生活息息相關的行業,杠桿率較高的行業集中于造紙業、紡織業、鋼鐵業、航空業和水泥生產等工業企業[4]。雖然這里還沒有明確涉及到周期性行業的概念,但稍加分析就會發現,這些高杠桿行業都具有一定的周期性特征,很容易受到經濟周期波動的影響,而低杠桿行業大多與經濟周期關系不大,很接近我們通常所說的防御型行業,從而為周期性行業與防御型行業之間的杠桿率結構差異提供了間接證明。我國也出現了和美國類似的這種情況。裘麗(2016)的實證研究表明,對于周期性行業的企業,其杠桿率水平和杠桿率波動幅度都要顯著高于防御型行業,并且幾乎所有行業杠桿率在經濟周期的擴張期高于經濟周期的緊縮期[5]。在此基礎上,胡振興等(2017)運用 2008-2016年上市公司面板數據進行了更為綜合性的研究,他把經濟周期、企業生命周期與行業周期納入到同一個分析框架之中,系統地研究這些因素對企業杠桿率的影響。結果表明,由于受經濟周期的影響,周期性行業在經濟上行時期的杠桿率比經濟下行時期要高;由于受企業生命周期的影響,周期性行業在企業導入期和成長期的杠桿率比成熟期高;由于受行業周期的影響,周期性行業杠桿率在樣本期間內明顯高于防御型行業[5]。

..............................


第 2 章 相關概念界定與理論基礎


2.1 相關概念界定

2.1.1 微觀杠桿率與宏觀杠桿率定義

為衡量微觀企業負債經營程度,微觀杠桿率應運而生。微觀杠桿率一般是通過單個經濟主體的資產負債率或總資產相對于凈資產的倍數,即權益乘數來測算。微觀杠桿率從資產負債的角度,對經濟主體的實際運行狀態進行分析。然而,微觀杠桿率在衡量債務風險時有一些局限性。首先,微觀杠桿率僅僅基于企業的資產負債表來衡量企業債務風險,只考慮了資產數量,未考慮到資產質量對債務可持續性的影響;其次,企業債務風險,即債務按期償付的不確定性主要決定于企業未來現金流的數量,而非資產現值的多少;最后,使用微觀杠桿率衡量債務風險時不能在不同國家之間進行橫向比較。

而與微觀杠桿率相對應的宏觀杠桿率,顯然應該反映的是國家、地區以及分部門(政府部門、居民部門、非金融企業部門、金融部門)的負債程度。相對于微觀杠桿率,宏觀杠桿率的測度則較為復雜。目前,我國學術界對宏觀杠桿率提出了三種衡量指標。一是中國人民銀行杠桿率研究課題組和中國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從“債務/收入”的角度,定義了“債務總額/GDP”作為衡量國家、地區、分部門債務杠桿率的指標,用于衡量債務的可持續性[17],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微觀杠桿率不能衡量債務可持續性的不足;二是貨幣產出比,使用M2與 GDP 的比值,即 M2/GDP 進行衡量,這一指標將貨幣變量和經濟變量連接起來;三是使用社會融資余額與 GDP 的比值(IMF)對宏觀杠桿率進行衡量。其中,第一種是廣泛為學者所采用的。實際上,三種指標本質上是相通的,都衡量了宏觀經濟部門債務的可持續性和對經濟發展的效率。但缺點是無法像微觀杠桿率那樣,從資產負債的視角對它們的實際運行狀態進行分析。

.............................


2.2 相關理論

2.2.1 MM 定理及其修正理論

金融學中著名的 MM 定理,是分析企業杠桿率這一問題的理論根源,剖析了企業融資結構與企業總市值的相關性。MM 定理是說,在一定假設前提下(信息完全、無稅收和破產成本、企業借款利率為無風險利率),企業不論以債務融資還是股權融資,對企業總市值都不會產生影響。那么,如果放松了上述三個假設條件,即如果市場信息不完全、存在稅收和破產成本、企業借款利率不等于無風險利率等因素存在的話,則企業杠桿率會影響該企業的市場價值[18],MM 定理將反向成立。因此,微觀企業在債務融資和股權融資兩種融資工具中的選擇是其杠桿率水平的一種反映。同時,MM 定理相當于金融加速器模型的一個特例。Bernanke 等(1996)提出的金融加速器機制表明,企業融資溢價的高低是和交易成本高低緊密相關的,企業的交易成本越高,則它的融資溢價越高,杠桿率越低,反之則反是[19]。此外,從企業杠桿率與企業規模的相關關系來看,一般說來,企業杠桿率隨企業規模的擴大而上升。這是由于規模大的企業,其企業管理體制相對健全,信息不對稱問題不那么嚴重,交易成本也較小,并且大企業融資溢價要低于中小企業,因此,大企業的種種優勢導致其融資成本比中小企業更低。這也就使得銀行基于節約經營成本的考慮,更青睞于向大企業放貸,從而使大企業的杠桿率更高??梢钥闯?,傳統 MM 定理從企業交易成本、融資溢價、企業規模等角度解釋了為何現實中不同企業的杠桿率水平有顯著差異。

在傳統 MM 定理的基礎上,Jensen&Mecklin(1976)進行了修正,得到破產情形下的 MM 定理。兩位學者認為,如果企業出現償債困難的情況,將使其陷入財務困境,嚴重的將導致破產[20]。因而,企業作融資決策時,會在財務困境成本與債務減稅收益兩者間權衡和選擇。很明顯的是,企業的財務約束機制越嚴格,它就越不愿意主動負債。相反,預算軟約束機制則會通過降低企業財務約束和破產的可能性,來增強企業的負債動機。另外,剛性兌付和破產清算成本過高進一步刺激了這類企業的過度負債。這可以解釋為何存在預算軟約束的國有企業和一些重資產行業,其杠桿率比其他行業高。

圖 3.1 企業融資模式整體框架

..........

該論文為收費論文,請掃描二維碼添加客服人員購買全文。
毛茸茸BBWBB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