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論文欄目提供最新電影論文格式、電影碩士論文范文。詳情咨詢QQ:869156324(發表);357500023(論文輔導)

論紀錄電影中的“表演”意識--以《同同》為例

日期:2020年04月02日 編輯:ad201107111759308692 作者:無憂論文網 點擊次數:1244
論文價格:150元 論文編號:lw202003281252028176 論文字數:15855 所屬欄目:電影論文
論文地區:中國 論文語種:中文 論文用途:碩士畢業論文 Master Thesis

本文是一篇研究電影的論文,筆者認為紀錄片作為一種以真實語境為前提的電影類型,奠定了它在創作過程中真實美學為主導的美學風格。但紀錄片也是電影,要通過攝影機和屏幕這些媒介來記錄和傳播,這些媒介的屬性又給予了紀錄片一定意義上的非真實性。當今社會,大眾對于影像的認知越來越娛樂化,大眾媒介的流行和普及讓更多人有成為“演員”的可能,大眾在成為觀眾的同時也都是戴著娛樂的眼鏡去看待鏡頭另一邊的人群,習慣性認為是劇本和表演的結果,這也是大眾當下對于傳統影像的認知和審美習慣。因此在拍攝的過程中,拍攝對象的行為動作無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對于觀眾來說都是一種隔著屏幕的表演行為。另一方面,人在面對其他人群的時候也總避免不了“表現”自己,約束自己的行為,而面對鏡頭的時候,更會刻意的去將自己想被看見的那一面表現出來,這在一定意義上來說就是一種表演意識。


第一章 紀錄片中表演的動因


第一節 紀錄片表演運用的幾種情形

紀錄片作為一種電影形式,只要有人物的存在,就有表演形式的存在。當然紀錄片又是一種特殊的電影形式,它強調的是一種真實美學,即盡可能的將生活的本質狀態鑲嵌到藝術這樣一個鏡框中,盡量不讓或者較少讓觀看者覺察到創作者的影子,讓觀眾感受到生活的真實,這便是紀錄片藝術的一種情況,強調發現和選擇。因此紀錄片中關于表演的情形主要分為三種:搬演,扮演和演員不自覺地表演。

一、搬演

類似于攝影中的“擺拍”,即有些事件和畫面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在拍攝過程中被再次拍到,而這些事件和畫面對于該紀錄片的呈現又缺一不可,所以創作者會要求被拍攝者還原當時的情景,然后記錄下來。1922 年弗拉哈迪的紀錄片《北方的納努克》就是通過導演的回憶和經驗,在他的安排下以搬演的形式還原了愛斯基摩人的一天。因此紀實性文本體裁便規定紀錄片的搬演是在一定框架內再現事實,以真實世界為基礎,同時依賴紀錄片原本文體的體裁規定性。

搬演并沒有改變紀錄片關于真實的本質,就像紀錄片在拍攝之前創作主體都會有一個總體的預設,它的出現不是對紀錄片紀實美學的破壞,而是為了實現紀錄片真實敘述的一種輔助手段。在作品《同同》中,就運用了搬演的表演方式來還原主人公宋詞開學報道這件事。在導演和宋詞溝通的時候,宋詞說明北京大學的報道日期為 9 月 7 日,當 5 日晚上導演來到北京和宋詞當面溝通拍攝事宜的時候才得知報道日期往后推遲了到 12 日報道,但因為導演已經安排了 12 號其他的事情,于是 12 號宋詞報道那天導演無法來到現場進行實際拍攝,于是在之后導演再一次到達北京,根據宋詞 12 號報道當天的經驗重新再經歷一遍,并拍攝下來,如下圖所示,而這次搬演畫面就是宋詞開學報道的畫面內容。

圖 1-1 在家里準備好錄取通知書

圖 1-2 按照自己之前報道的樣子來到學校

............................


第二節 表演在紀錄片創作中的動因

雖然表演這一行為是個充滿虛構含義的動作,但在紀錄片中確實存在很多非虛構意義的表演。畢竟作為一部影視作品,所呈現出的內容都會被冠上一定的意義。而無論是搬演、扮演還是自主表演,都有背后的動因。

一、社會動因

非虛構表演存在三種截然不同的情況,其中一種情況是由較為隱蔽的鏡頭捕捉到的顯然是個體的自發行為。雖然這種行為不算真正意義上的表演,但因為紀錄片屬于需要人工再創造的藝術作品,會被觀看者自然而然打上“刻意而為之”的標簽。并且當今社會,自媒體的蓬勃發展幾乎賦予了人人會表演的總體印象,這就是為什么這些自發行為僅僅因為被拍攝下來并被觀看者觀看而被定義成一種特殊的表演。
二、環境動因

對于紀錄片中扮演和搬演的情況,則大多是因為環境這一動因。

紀錄片的拍攝是個長時間的記錄過程,在實際拍攝的過程中,尤其當創作團隊或者攝影人數較少時,很多時候不能及時拍到很有用的畫面,而時間這一大環境也不可能因此而發生變化?;蛘吒鶕贤ㄋA設的畫面因為各種原因不能呈現。這個時候表演對于紀錄片的制作就顯得尤為重要。當然這個“表演”是站在尊重事實的基礎上進行的。通過搬演這一表演行為可以彌補時間環境所造成的失誤,讓有價值的事件被補充拍攝下來,可以使人物形象更加飽滿,使紀錄片更加完整。
三、自主動因

所謂自主動因,存在兩個自主主體,一個是拍攝對象的自主動因,另一個則是紀錄片創作者的自主動因。

對于拍攝對象的自主動因,多是因為鏡頭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對外展示自己的窗口,因此在面對鏡頭的時候,大多數人會有意識的進行一種表演行為。

作為事實存在的非虛構人物,都是性格飽滿的非片面化人物形象。但在拍攝的過程中,拍攝對象在展示自己的時候總會刻意避開不利于自己人設的一些行為和舉止,這個時候就需要靠導演根據對拍攝對象的了解,去主動引導或者干脆采用搬演的形式來讓拍攝對象展現出來沒能主動表現出來的一面。這就是紀錄片導演的自主動因(當然這里提到的安排也是導演在尊重真實的情況下的安排)。

............................


第二章 表演意識對傳統紀錄片美學的沖擊


第一節 表演與紀錄片“真實”本質

臺灣紀錄片導演吳耀東曾經在訪談里說過這樣一句話:紀錄片根本不是所謂的真實事件,它只是一種是被相信的真理或者導演的態度,其實根本沒有所謂的客觀真實這種東西,我本人也并沒有那么相信紀錄片,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完美和動人。①這句話說明了紀錄片給觀眾呈現出來的所謂真實,只不過是已經被創作者選擇過的真實。創作者在創作一部紀錄片的時候從選題開始,到選擇拍攝對象,拍攝素材,再到最后的后期剪輯,其實已經是對事實進行的加工再創造,最后觀眾看到的只不過是導演想要我們看到的真實而已。
紀錄片的本質是真實,這取決于拍攝紀錄片的方法論為紀實美學。紀實美學,也有人稱為紀錄美學,其含義是利用藝術手段,最主要依靠記錄的方式,真實地將生活再現,而記錄,便意味著對客觀生活的尊重,將創作者的影子淡化。②紀錄電影是所有電影類型中導演干預最少的一種電影類型。但表演是存在在任何一個鏡頭畫面里,可以說只要有拍攝,且拍攝對象里有人,就存在表演。

表演雖然是一個看似反真實的一種狀態,但它存在的意義并不是反真實的。在大多數紀錄片中,表演都是由日常社會活動,經過拍攝過程中的設定、影響和調整以后,呈現在某部特定的非虛構電影的框架之內。這就像紀錄片創作的三級定論一樣。我們可以從這個三級定論中來解讀紀錄片的“表演”,即紀錄片中的表演不僅僅是片中人物在真實世界遭遇的復制,雖然在一定程度上他們具有同一性,但更多的是拍攝對象面對鏡頭所做出的行為反應。既然紀錄電影的紀實美學所體現的本質就是真實,那作為被拍攝下來的片中人物的“表演”,即拍攝對象的日常生活,也應該是真實。

..............................


第二節 表演與紀錄片的人物塑造

“人物塑造”這個詞最常見的就是用在劇本寫作中,因為一個劇本在創作一個完全虛構的人物的時候要特別注意人物性格的飽滿。但是對于紀錄電影而言,所拍攝的人物是真實存在的,“人物塑造”不靠我們編,但是卻需要靠影像化的表達來展示人物形象。片中人物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無論是情節還是采訪,都是人物塑造的關鍵。采訪,完全靠的就是拍攝對象的一張嘴,對于某個問題心里怎么想他就要怎么說出來。但是情節表現,需要的就是片中人物的表演。盡管在紀錄電影中,“表演”的核心是對日常生活狀態的一種呈現,但同樣需要考慮整個拍攝過程對拍攝對象自我表現的作用和影響,即要考慮人物塑造的問題。畢竟,當一個人走到攝影機鏡頭前并成為紀錄片中的人物時,他或她也同時成為了一名演員,所拍攝并制作成的紀錄片也是一種變相的根據劇本拍攝的電影,只不過這個劇本就是她或他真實的生活。

人物塑造的方法有很多,通過行為、語言、心理、細節等都可以塑造人物形象。在書面作品中很常使用心理描寫,但在紀錄片等影視作品中,心理狀態是無法拍攝的非視覺畫面,只能依靠解說詞或者畫外音來表現。而塑造人物的其他方法,比如依靠語言、行為動作和細節等,則都可以通過表演的形式來呈現。片中人物在被拍攝的時候,無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細節動作都會增強人物的感染力。畢竟,細節就像細胞和血肉,是構成藝術整體的最基本要素,真實生動的細節是豐富情節,塑造人物性格,增強藝術感染力的重要手段,也是作者用來表情達意的有效方法。①“表演”這一行為在紀錄片中的存在與在其他類型電影中存在的不同的主要原因,就是這種表演是沒有隱藏表演痕跡的體系性表演,它只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關于自己社會角色的表演??赡茉谀承r候,為了實現導演的意圖,拍攝對象會進行一些非虛構效果的“表演”,但這也僅僅是為了她或他自身人物形象更完整的塑造,而這種非虛構的“表演”就是一些語言上的補充、行動上的引導甚至細節上的把控。
..............................


第三章 紀錄片中表演意識引發的問題和思考....................15

結語...........................17


第三章 紀錄片中表演意識引發的問題和思考

紀錄片選擇的主題往往是一個社會問題,涉及到的人往往是最一般的人民大眾,因為觀眾往往只有通過最普通的人的故事才能感受到紀錄片體現的真實。而這些最普通的人民大眾,舞臺表演經驗可以說很少甚至沒有。那這樣就帶來一個問題,他們關于日常生活的行為,很正常,但只要導演稍微的引導他們做一些情節,就會容易出現很生硬的表現,即使這些情節是曾經發生過的,但只要不是當下自然發生的,在他們看來都像是“演出”。當他們帶著這種觀念出現在鏡頭中的時候,就表現的不那么自然,也容易讓觀眾看出破綻。在拍攝《同同》詩就有類似情況的發生。主人公薛琪和女朋友的爭吵是在一個自然狀態下發生的,但當時沒能及時的記錄下來,事后我希望薛琪可以還原這場吵架,但她的感覺始終不對,甚至還有笑場的時候,所以我就只好放棄。但沒過幾天,他們再次發生了爭吵,

該論文為收費論文,請掃描二維碼添加客服人員購買全文。
毛茸茸BBWBBW